留学人才网 > 海归就业 >

2018海归“降身价”、应届生涨年薪

2018-01-16 10:26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liuxuehr

“在美国招一个刚毕业的计算机视觉方面的博士,年薪在30万-40万美元”,“国内刚毕业的学生拿到了与资深架构师不相上下的薪酬”。2018年1月7日下午,在北京某高校举办的AI招聘会上,一位猎头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了AI行业人才招聘的“行情”。

2017年,人工智能大热,人才需求量增长近2倍。多家招聘机构数据显示,AI相关岗位人才需求飙升,然而缺口依然超过百万。为争夺入场券,BAT早早跑马圈地,百度聘任陆奇大刀阔斧重构AI业务,腾讯设立AI lab并在西雅图成立人工智能实验室,去年10月,阿里“达摩院”创立,人才阵容史无前例。

“火爆”之下,现实却显“冰冷”。2018年1月,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称,过去两三年已有很多人涌入AI,再过三四年会有很多AI资深工程师、研究员,彼时就会发生工资不协调的状况。在项目估值过高的环境下,“年底估计有一批公司倒掉”。

【基础猎物·应届生】

初创企业挖角BAT待遇上浮20%-40%

“一个实验室中找工作的只有三分之一,大概只有三四个博士找公司,其他人可能去高校、或者去国外读博士。”来自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的博士张丰(化名)的专业是进化算法,原本在2018年初毕业的他,在2016年底就签订了三方合同。

张丰说,“博士阶段的研究会和公司业务合作,所以我之前一直在其中实习,前后也看了四家公司,薪酬水平差不多的,都在35万-50万之间,最终综合生活考虑选择了西安,希望能将自己的研究和可应用落地的产业相结合,所以选择的时候并不纠结。”

和“凤毛麟角”的博士相比,人工智能相关的硕士“产出”更多,张丰的硕士学弟之中,今年需要找工作的一百多人中,平均拿到4个offer,年薪在20万-40万之间。

数据显示,由于大批公司涉足AI领域,2017年AI人才需求已达到2016年的两倍,2015年的5.3倍,人才需求直线上升,大部分岗位三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0%。AI应用层职位需求增速尤为显著,增速最高的三个岗位依次是算法工程师、语音识别和图像处理。

“待遇是高过预期的。”人工智能研究院硕士毕业生、图片视觉方向的李强在面过一轮BAT之后,最终选择了北京一家刚刚完成B轮的创业公司,年薪35万,在他的同学中属于“中上”。

AI领域创业公司多,来自于极客公园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国内人工智能产业链中,80%的企业属于B轮或B轮以前的初创企业。

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李强(化名)发现,二梯队的科技公司在和“BAT”争夺人才的过程中,玩起了心理战——“有的公司会先签好学生,待遇没有敲定,但承诺保证高过BAT,等BAT校招开始,待遇流出之后,再在BAT校招待遇基础上上浮20%-40%,留住应届学生,还会挖到一些早先签了BAT的学生。”

“去年7月份BAT先来招聘掐尖,往年很早就招聘完,但去年同样一个岗位,BAT的年薪比大疆、地平线这样的二、三梯队的科技企业,会少10万左右。”李强透露,2017年七八月早早投了BAT的同学,在九月份时出现了一波违约,年底BAT又有一些岗位补录。

【中部猎物·海归工程师】

人才回国,第一站被BAT锁定

对于硅谷和西雅图的华人科技人才来说,回国是一件既需要勇气还需要好时机的事情。放弃美国西海岸温润的气候和恬淡的生活,在美国一家科技公司工作7年的张瑞(化名)决定回到中国工作,“职业上升通道来说,回国会是快车道的选择。在美国大公司的平均薪酬增长幅度约为5%每年,而一旦回国,基本待遇是40%-120%的增长,几乎是翻倍,如果有期权,就会更可观。”

回国之后挣钱更多,几乎毫无争议。对于张瑞和他的朋友们,还需要考虑家庭,“妻子和孩子是否回国接受教育,也是个很关键的因素。所以在选择的时候,首选北上杭深和大公司。”

对于不愿放弃美国舒适生活的工程师,中国公司正主动拥抱他们。近年,阿里、腾讯、滴滴出行、百度等公司已经陆续在硅谷建立或扩建实验室。

猎头公司THANK星球创始人邢志明说,AI人才回国,第一站都会被BAT锁定。“在2017年的时候,一个海归回来找工作会见到5个老板,都见一遍最后挑一个钱最多、诚意最足的。2018年可能都见不到了,岗位先到先得,海归回国会面临各种压力。在海外团队可能是被人带领的,回来之后就需要独自带团队,而实际上可能并没有太多带团队的经验。”

“所以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就算要了很高的价格,可能也无法胜任。”邢志明说,海归回国常常会参考已回国同事或同学的薪资水平,一般不会接受低于其他人,但形势在发生变化,如果一年前没有回来,年薪200万的岗位已经招到了人,现在即便你有同等能力,可能今年就只有120万的岗位了。

邢志明说,你跟他们聊天,会发现探讨性的问题非常多,比如说,现在的技术或者应用是退步还是进步,各家公司最后谁会胜出,大家都愿意去比较。但我们很少谈年薪多少,毕竟综合报酬和成长机遇都值得期待。

对于海外人才的流动趋势,邢志明提出了“良禽择木而栖”的观点——“(他们)都知道自己在这个市场很透明,都知道自己要什么”,“海外回国的(人才)会先流向BAT,然后从BAT离职创业,或者在BAT之间流动,亦或流向成长型公司,其中很少一部分因为创业又带着一批研发人员流动,选择‘抱团’的大部分是前同事和校友圈。”

“越来越多的中国工程师最终发现,加入一家成长迅速的中国公司是一个更为明智的职场选择,”张瑞向记者表示。

【顶级猎物·科学家】

按团队挖人“争”的是公司的未来

目前,BAT完成了自己在AI领域的跑马圈地。

2017年1月17日,百度宣布任命陆奇为百度集团总裁和CEO,主要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兼任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一个月后,陆奇成为百度董事会副主席,对百度AI业务进行大刀阔斧地重构。去年3月,李彦宏算过一笔账:过去两年半,百度研发投入高达两百亿,绝大部分投入到了人工智能。

在百度入局三四年后,2016年腾讯成立AI Lab(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专注于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及应用探索,为腾讯各产品业务提供AI技术支撑,原百度研究院副院长、大数据实验室负责人张潼宣布出任腾讯AI Lab负责人。去年5月,腾讯宣布任命语音识别技术顶级专家俞栋博士为AI Lab副主任,并在西雅图成立人工智能实验室。

2017年10月,阿里宣布成立阿里巴巴研究院——“达摩院”,人才阵容史无前例,不久,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宣布两位重量级AI人才——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聂再清博士,谷歌Tango和DayDream项目技术主管李名杨博士,此举被外界称之为:阿里达摩院成立后打响的人才强夺战第一枪。

“对于稀缺人才来说,如果请到他会对公司的发展有很重大的影响,那他的酬劳,很可能就是双方来协商的,并没有标准。相对一个人才的价格来说,股价的影响可能会更重大。”

邢志明介绍,一个顶级稀缺人才,往往会有自己的团队,团队价值会提升团队成员的价格。对于团队中参与者的价格,则按人头计算,如一个人值100万,团队有七个人,则这个团队至少700万。“有的成熟创业团队一共20个人,被四五千万美元买走,是因为打包整个团队挖走,所以看起来价格才会这么高。”

“对于AI科学家,公司间争夺这样的人,大致三个目的。”邢志明分析,一是要在公司内部起到技术带头人作用;第二是向市场传达公司业务发展方向的信号;三是让科学家成为一面旗帜来建立一个团队,有些人才会慕名而来。

“而且,如果招到这些科学家,其实也是对对手的打击,这也是BAT招人为什么愿意付出的原因之一。顶级人才的人力价值是无法用数字评估的。我有你没有,没有就比我慢,所以‘争夺顶级人才’是一个竞争性的问题,争的是这个方向公司的未来。”

【雇主】

最需要做“应用”的人,纯算法更适合高校、研究院

金字塔式的AI人才结构,在用人单位眼中却有着不同的视角。

IBM全球技术研究院院士林咏华,将AI人才分为硬件、深度学习和应用三类。

“实际上目前算法已经有了,一些技术例如语音识别也比较成熟了,这时最缺乏的是如何把AI和行业结合起来的人才。换言之,AI人才的专长可以不只是深度学习以及算法。”林咏华称,在IBM的几十万员工里,能做深度学习的只有一小部分,大部分人并非做算法,而是做应用。

如IBM一般的头部企业尚为少数。

2017年,智联招聘发布《2017人工智能就业市场供需与发展研究报告》,近十年来全球AI市场规模呈现爆炸式增长,市场规模年平均增长率为50.7%。其中规模在100-499人的企业需求占比最高,达到35%,20-99人的企业需求占比29%,500-999人的企业需求占比11%,由于人工智能领域多数以创业型公司为主,BAT等头部大企业的业务布局需求为辅,中小微型企业在人才上的需求更加迫切,需求量也更大。

爱因互动就是尚处创业阶段的公司之一,其主营售前智能机器人对话。

“作为一家从事AI应用的创业公司,从我们的需求出发,最需要的是能够把AI技术应用到具体场景去的人,也就是落地的人才。”公司联合创始人、CTO洪强宁坦言,虽然AI技术最核心的是算法,公司也需要有算法专家追逐最新研究成果,来判断是否足以成熟应用到实际应用环境中,不过对于纯研究算法的人才,可能各个高校以及大公司的研究院更需要。

在洪强宁看来,未来AI可能会成为普通程序员的基础技术,“虽然我们需要各种人才,但他们都需要懂AI知识。”

“谷歌现在面试工程师时不管在哪个岗位,都会考察工程师的AI能力,而且他们有倾向把这个作为必选项。”洪强宁举例称,做工程的人需要知道数据是怎么组织的,模型是怎样加载的,这样才能够给算法工程师提供最合适的工具。

Face++人力总监尹利介绍,未来3-5年,会迎来人工智能相关人才的黄金时代,从底层算法到AI产品、运营、市场、销售等等,人才的稀缺性会让市场价值在未来两年存在一定不合理性;名校情结会更加严重,人才市场上的两极分化会越来越严重。

“这个行业更喜欢真正专注的人”,尹利认为越来越多的北美前30名高校的毕业生,因为美国政治因素、中国市场环境因素将回流中国北上广深等大城市,“2018年,跟底层算法技术相关的职位,能带来AI从技术转向产品化的职位会更热门。”

然而,市场挑战与行业机遇并存。智联招聘集团RPO事业部黄挚分析:第一,人才缺口的压力会继续发酵,90后已经开始靠AI拿下百万年薪;第二,人才跨界是大势所趋,大数据人才将成为最容易实现跨界的人群;第三,技能迭代产生成长焦虑,在技术的洪流中,技术更新迭代的速度将限制人才的成长。

【猎头】

“大家炒来炒去,受伤的是人才”

AI的火热不仅在公司与就业市场蔓延,还有游走在人才与雇主间的他们——猎头。

“猎头服务付费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预付费,一种是到岗付钱,第二种就像是一种悬赏招聘,招不到就百忙,就像是一种人才众包。”邢志明坦言,猎头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

“有的用人单位,只有一个岗位,却找了十家猎头公司,只要他不嫌烦,可以找更多。”如何判断用人单位只找了一家猎头呢?邢志明称,自己在与对方见面聊过需求后,会注意用人单位后续有没有跟进和反馈,如果没有,就证明对方找了很多家猎头公司。

对于此前有传言称百度被“蹲点挖人”,邢志明称,“挖人,首先是人选有松动意向,否则猎头是挖也挖不走的。但也不排除有恶意挖人的情况,在意自己名声的猎头是不会这么干的。”

相对于猎头间的竞争,邢志明对AI行业有着自己的看法。

“一个普通的功能性APP,用得着顶级科学家的技术吗?”

邢志明记得,曾经有一个科技公司老总找他,花2000万招聘一个首席科学家,“我就开他的玩笑,2000万中货币给多少,股权给多少?当一家公司被投资热炒的时候,股权给1%都值个几百万,5%就值2000万,但你知道这是伤害,太超过就是伤害。”

在邢志明看来,人才的价格都是供需关系决定,没有泡沫,如果说有泡沫,必源于贪婪和投机。“大家炒来炒去,受伤的是谁?是人,不是企业,是那位身在其中的人才”,“我把你抬到300万以后,你没下家了,难受不难受?难受。”

投机的背后,隐藏着全民的焦虑。

“在AI方向上,现在无论大小的公司,都存在着一种焦虑。如果我不做AI,竞争对手做了,我怎么办?”邢志明认为,人工智能这个技术传统公司有没有,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很大比例AI初创公司很可能最终沦为解决方案或者外包公司。

智联招聘集团RPO事业部黄挚介绍,人工智能的人才需求量处在整体爆发式增长中,主要集中在几个热门职位,其中算法工程师增速最为迅猛,而程序化、重复化的岗位下降趋势出现。同时,人工智能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而市场上相关的人才沉淀和培养还比较滞后,人才供不应求的态势明显,面临巨大的人才缺口,很多企业不惜用高薪吸引AI人才。

在APICloud创始人、CEO刘鑫看来,目前对于一些企业只要招聘AI方面的员工就会给出高薪的现状,是由于这些企业对AI并不了解所致。

“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不管多大,都不需要真正招聘人工智能的专家,只需要招聘懂自己业务和需求的人,再找到具备人工智能能力的提供方即可,AI只是一项技术能力,一些炒作学AI刚毕业就年薪四五十万的人,其实不了解AI,如果这种论调成功,很多公司会走冤枉路。”

【投资人】

李开复:2018年底估计有一批公司倒掉

“泡沫”之下,冰冷的现实渐渐浮现。

“最近很多AI人才的身价确实被炒作到一个不太合理的状况,人才确实是不多,但现在所谓的‘行情’,应该是超过了一个合理范围,长久来说,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过去两三年已有很多人涌入AI,再过三四年就会有很多很有经验的AI资深工程师、研究员,彼时就会发生工资不协调的状况,“同样资历的人,AI领域的工资收入可能为非AI领域的两三倍左右,就像发展IOS、安卓的时候,真的很懂的人特别少,所以(他们)被挖,但是后来就多了。”

“任何一个领域,这么热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在简历上写上(AI),也会有很多创业公司在公司方向上写上AI……而有行业的累积和经验才能识破这些所谓的包装,”李开复说,AI人才创业最大的瓶颈是在商业,AI还是要和行业连接对接,“这样才能够有特殊的认知和价值”。

据普华永道推测的人工智能价值分析,就最保守的财务领域,人工智能也将在2030年为中国带来20%左右的GDP增长。李开复分析认为,人工智能有4波浪潮:第一波是互联网AI化、第二波是商业AI化、第三波是实体世界感知AI化,最后是全自动AI化。

“其中在AI人才方面,中美差距很大”,“我们也在跟教育部、高校沟通,培养更多年轻的AI工程师。”李开复说,其实AI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前提是你理工、数学、计算机很好,你在上面加6个礼拜,就可以成为AI工程师。

“相比美国,中国有更大量的数据,移动互联网、共享单车、移动支付……这些新业务产生巨大的数据,可以推动做出更好的AI。”不过,李开复称AI项目“确实贵了”,中国的AI项目是硅谷的一倍,硅谷是东岸、加拿大的一倍。

“AI项目(融资热)是去年上半年开始的,融资差不多够18个月花”,李开复称,项目估值高也看领域,但是整体高一倍确实过高,“2018年底估计有一批公司倒掉”。

认为AI市场估值偏高、存在“泡沫”的,并非只有李开复。

APICloud创始人刘鑫也坦言,接下来两年左右的时间,会有很多公司对自己的AI投入产生很大失望:花了很多钱,没有做出什么有价值的事情。对此,他给出的建议是成熟的AI要和业务快速结合,而不成熟的AI“现在参与也没有用”。

刘鑫称,目前不少专家认为已经将AI技术成熟商用的一个案例是语音识别,代表公司则是科大讯飞。但需要注意的是,科大讯飞进入语音市场已经十余年的时间,这期间所积累和沉淀的数据并非天天讲AI概念就能达到。

“像科大讯飞一样实打实做AI的公司,已经被市场认可了。但他们的成功并不是因为技术值钱,而是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他们基于过往数据,把模型训练成熟了,值钱的是这个已经训练好的模型本身。”刘鑫表示。

“目前AI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不像外面传播的那样。”IBM全球技术研究院院士林咏华表示,“如果对精准度的要求不高,这个技术可能很快普及,比如给小孩子的对话玩具。但如果精准度要求高,比如银行理财推销、医疗行业对话等,还要好些年才能办到。目前很多企业都希望赶AI的噱头,但它的产品是否严肃,我们也无法核实,处于‘雾里看花’的状态。”

企业“雾里看花”,技能迭代的“生长焦虑”下,个人却拥有不同选择。

今年年初,来自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张丰,最后进入了华为西安研究院工作,成为了一名算法工程师;而他的硕士师弟李强,与北京一家初创企业签约,选择做图像识别工程师。

至于海外工程师张瑞,归国后进入了一家刚刚完成B轮融资的创业公司,担任CTO,他说,“如果认为自己是有实力的,在自己精力最旺盛的时候,与其拿期权不如去创造新的估值”。

B06-B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任娇 罗亦丹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海归QQ群

    申请加群请以“留学国家-目前所在地”格士发送请求,群有人数上限,每人只能加一个群。
    海归部落千人群
    63984971
    海归部落2号群
    103237942
    上海海归人才2号群
    461068872
    北京海归人才群
    63984971
    上海海归人才群
    103237942
    天津海归人才群
    461068872
    重庆海归人才群
    172719654
    山东海归人才群
    462302845
    江苏海归人才群
    172331746
    浙江海归人才群
    314125833
    江西海归人才群
    463247306
    福建海归人才群
    457497619
    安徽海归人才群
    457823891
    河南海归人才群
    264015004
    湖北海归人才群
    109623634
    湖南海归人才群
    458690950
    广东海归人才群
    432013578
    海南海归人才群
    312160331
    黑龙江海归人才群
    312929192
    吉林海归人才群
    313316571
    辽宁海归人才群
    109899038
    河北海归人才群
    282994183
    陕西海归人才群
    315357786
    甘肃海归人才群
    315753165
    宁夏海归人才群
    517762915
    青海海归人才群
    319457961
    四川海归人才群
    517765170
    云南海归人才群
    432350311
    贵州海归人才群
    517766496
    广西海归人才群
    517767217